<i id="stwbv"><thead id="stwbv"></thead></i>
        1. <source id="stwbv"><menu id="stwbv"></menu></source>

          您當前的位置 : 平陽網  ->  頻道中心  ->  文化文學 -> 列表

          六十年前,我在平師讀書

          2022年06月21日 11:43:31 來源:平陽縣融媒體中心

            本網訊(作者 曾清孝 編輯 王秀華)1961年9月,我被平陽師范學校錄取,是平師招收的第三屆普師生。我以為是幸運的,只要讀個三年書,畢業后就能分配去教書。萬萬沒想到,1962年6月,依照“調整充實鞏固提高”八字方針,平師奉命停辦,師生惜別,各奔前程。

            時光飛逝而過,前平師的停辦迄今已整整六十年。我在平師雖是短暫的一學年,但與同學們同窗共讀情誼很深,至今時有聯絡,鄰近的幾位常有相聚。同學們和衷共濟度饑荒、捧書苦讀為求知的往事更讓我難以忘懷。

            我就讀的是平師普一(2)班,第一學期教室設在平師的半山分校,教學樓是新建的。師生宿舍和伙房、飯廳設在附近的半山庵堂內。校園四周環境不盡人意,分校距縣城至少有五里山路。

            我班有五十八名同學,來自縣城、鰲江鎮,以及南港、北港等的集鎮山村。在那困難時期,班里的同學每周回校帶來的口糧大都是番薯絲或鮮番薯,有的僅帶來一小袋的干蠶豆和干碗豆。這些食物,大家只有在肚子餓了的時候才吃上一點。那些城鎮居民戶口的十來個同學每月口糧有二十八斤,卻和大家一樣吃不飽。我拿著糧票去糧站買回的并非大米,而是番薯絲或鮮番薯,能讓肚子填飽一點。同學們還在課余或周日上山拔蘿卜秧,挖野蔥、野菜,蒸熟后撒點鹽巴就算是度過了一餐。

            記得每周日回家,我和北港的幾個同學便一路步行到鰲江,又匆匆趕去北港埠,搭乘鰲江至水頭的小客輪。到了占家埠,我一下船就直奔姑媽家,催著她煮飯。香噴噴的白米飯,我美美地吃上兩大碗,這才填飽了肚子。姑媽見我面黃肌瘦的模樣,心疼地勸道,飯都吃不飽怎能讀書,還是別去了。

            第一個學期還未讀滿,班里竟有十多個同學家里揭不開鍋。讀書又帶不來口糧,餓著肚子上課也受不了,有的同學便背上鋪蓋回家了。

            我們的第二個學期,半山分校并入了平陽師范學校。校園境況與分校差不離,一座三層教學樓建在坡南街的河道邊,學校伙房、飯廳設在東獄觀內,學生宿舍租用在民房。同學們心里明白,學校辦學資金短缺,校園設施簡陋在所難免。

            這個學期,我們班僅剩四十五名同學。大家同舟共濟,學習情緒有了轉變。方建悅老師教唱的《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我們在太行山上》《紅梅贊》等經典紅歌響徹校園內外,堅定了我們的信念,激勵著我們振作精神,為建設祖國美好的明天發奮讀書。

            期終考試后沒幾天,學校召開師生大會,校長翁光俊作總結報告,平師名譽校長孫潔同志到會宣布平陽師范學校停辦的決定。僅辦學三年的平師從此止步,我們惜別了平師。

            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一直眷戀著那段校園生活。每當我路過平陽,總是要眺望那座建造在半山腰的教學樓,看一看坡南街的平陽師范學校舊址。

            光陰荏苒,六十年彈指一揮間。如今矗立在九凰山下的平陽師范教學樓,真是美麗壯觀。我從心底里為學弟學妹們高興,他們趕上了新時代,過上了甜美的日子。

          網絡編輯:謝天涯

          六十年前,我在平師讀書
          在线播放h色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