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stwbv"><thead id="stwbv"></thead></i>
        1. <source id="stwbv"><menu id="stwbv"></menu></source>

          您當前的位置 : 平陽網  ->  頻道中心  ->  歷史 -> 列表

          孫吳勝跡千秋在 晉代遺蹤萬古傳——記千年古村橫陽仙口

          2022年05月31日 14:46:18 來源:平陽縣融媒體中心

            本網通訊員 蔡新樣 編輯 王秀華

            在“千年古縣”平陽,有一座比平陽建縣還要早得多的千年古村,它就是位于平陽縣海西鎮宋埠社區,東臨大海、枕靠青山的古樸村落——仙口村。

            

            古跡密布

            仙口村位于平陽縣東北部,海西鎮東南部,西距平陽縣昆陽鎮8.4千米,面積2.3平方千米,人口1238人。因其地處仙口山北麓,以仙口山而得名。清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卷九十四載:“仙口山,在縣東二十五里。本名陽嶼,晉初因以名縣。東枕大海,亦名神山,上有風門嶺。”

            

            

            仙口村名,以仙口山得名,源于仙石、仙壇。古代仙壇即在此村仙口山上,而不在縣城仙壇山。民國溫州大儒劉紹寬據其老師吳承志考證,把有關東門外仙壇山的記載都移到仙口山的下面,“宋以后始以仙壇山專屬東郭之山”。古代的仙壇山范圍是很大的。民國《平陽縣志》載:“有巨石,古名仙石,《藝文類聚》引《永嘉記》云:‘陽嶼有仙石,山頂上有平石,方十余丈,名仙壇。壇陬有一筋竹,凡有四竹,葳蕤青翠,風來動,音自成宮商。石上凈潔,初無粗籜,相傳曾有卻粒者于此羽化,故謂之仙石。”

            民國《平陽縣志·輿地志·山川上》載:“自嶺門山東北迤為仙壇山……又東南為仙口山,東枕大海,本名橫嶼,吳置船屯于此,一名陽嶼,晉初因以名縣。亦曰神山……”《讀史方輿紀要》謂此山本名橫嶼,三國吳置橫嶼船屯,蓋以山名。據此,則橫嶼又名陽嶼。又疑本作橫陽嶼,“陽”上奪“橫”字也。清代張綦毋《船屯漁唱》道:“葳蕤四竹石壇邊,仙客曾傳羽化年,天半若歸遼海鶴,下方城郭故依然。”

            仙口古跡風門嶺古道位于仙口村至西灣頭沙村的仙口山中。據史料載,風門嶺古道作為仙口和外界聯系的重要道路,于三國西晉時期形成,可謂平陽歷史最悠久的古道。至唐代中期,從仙口起始的風門嶺古道成為橫陽古道的起點與重要組成部分。橫陽古道從仙口村至蒲門,長150里。途經頭沙、二沙、三沙、四沙、墨城到江口北岸,渡橫陽江,由江口南岸經白沙路過金鄉,越梅嶺過赤溪到蒲城,然后通往福建。

            風門嶺古道呈西北至東南走向,西北與仙口村相連,東南通西灣社區,為古時交通要道。當地絕大部分路段至今保存完好。古道用不規則塊石鋪設,順山勢而建,全長約4千米,寬0.8至2.2米,其中仙口至山頂隘口處的部分路段道路較寬,且鋪設尤為齊整。古道四周風景優美,有神山寺助福亭、風門頭宮、伏龍寺(三官堂)、龍王禪寺樟木潭、明代烽火臺等眾多文化遺跡。另有神山禪寺,始建于唐朝乾符年間,明弘治《溫州府志》載:“神山院,在仙口葉岙,唐乾符二年開山,久道者建院,后有石洞、葛仙丹灶、石棋盤尚存。”神山寺原在神山山麓,后遷建村東。幾經盛衰,曾在康熙、宣統年間重建,是平陽古老的寺廟之一。寺后有仙人洞、仙人腳印、晉代葛洪煉丹灶、仙池、石棋盤和仙人板罾基等遺址。其中仙人洞名氣最盛。《重建神山禪寺碑記》載:“石洞遺有晉葛仙之煉丹灶、石棋盤而名之”。

            紹興十五年(1145),進士吳蘊古傾囊建沙塘陡門七間,受益農田4萬公頃,村內現有吳太傅紀念亭、墓,屬縣級文保點。

            

            曾置船屯、縣治

            三國時期,東吳“橫嶼船屯”就建在今仙口山的山麓一帶。這是一個天然良港。《溫州市志·大事記》載:“(孫吳)在永寧縣境南地置‘橫嶼船屯’,委派典船校尉監督罪徒造船。”史稱“橫嶼船屯所造兵船、樓船直航長江諸港。”典船校尉,據俞正燮的《癸巳存稿》載:“魏吳有校事官,似明之廠衛。”系君王身邊信任的人,往往委以要職,為君主辦事,直屬中央管理。由此推斷,橫嶼船屯是直屬中央政權管理的國家造船廠。

            據史料載,三國東吳時有(浙江)橫嶼、(福建)溫麻和(嶺南)番禺三處大型造船屯。當時,仙口港“可泊萬船”,造船業盛極一時,吳國在此駐扎水兵訓練水軍,并建造、聚集、停泊眾多船舶,其北聯滬寧,南通閩粵。

            

            

            據東晉史籍《晉陽秋》關于晉軍滅吳時繳獲艦船數量的記載推測,橫嶼船屯在40多年間,所造艦船當有數千艘之多。雖然具體數據已無從考據,但從地名萬全(全即船的諧音)洋可以看出,船只數量是很多的。

            橫嶼船屯所造艦船主要是軍艦,其次為商船。船種除繼承漢代樓船、朦艨、斗艦、赤馬、先登、斥侯外,還建造了走舸、舫船、油船、舟鹿等。最大的戰艦可載3000士兵,有上下5層。商船“大者長二十余丈,高去水三二丈,望之如閣道,載六七百人,物出萬斛。”橫嶼船屯的設置推動了東甌造船業的蓬勃發展。東甌造船業自此進入全國造船業的先進行列,歷經晉隋唐宋,長盛千年。

            仙口村不僅是東吳時期主要造船基地之一,還是平陽建縣的發祥地。公元280年,晉滅東吳,統一全國,橫嶼船屯入晉。西晉太康四年(283),以“橫嶼船屯”建為橫陽縣治,縣治就在仙口村。平陽原名始陽、橫陽,即取此橫嶼、陽嶼之名。據《宋書·州郡志》載:橫陽令:“晉武帝太康四年,以橫嶼船屯為始陽,仍復更名。”民國《平陽縣志》載:“縣城,吳承志云,縣初治仙口,城有無,不可考。”晚清著名考據學家吳承志認為,當時建縣時縣治是在仙口,城池有沒有建,沒有歷史文獻和實物可考。

            直到兩宋時期,仙口仍是個大型的對外交流港口。據《建炎以來系年要錄》載:宋紹興十五年(1145)十一月,有日本商人販賣硫磺及布匹的船,被風飄來,停靠在仙口港。舟中有男女十九人,當時守臣梁汝嘉上報朝廷,奉詔措置發遣。可見,在800多年前,這里就駐有能與中央聯系的守臣。可以想象,仙口在當時是個大港口。

            洪武元年(1368),為防海患倭寇,建仙口城。洪武二十年,城防遷往要隘墨城。清初,為防止沿海居民接濟“復明抗清”的鄭成功舊部,實行“堅壁清野”政策,在沿海插樁為界,燒毀界外所有房屋,并禁止居民出界捕魚及其他農業生產,否則格殺勿論。因遷界劫難,仙口淡出人們視線。

            人杰地靈

            仙口,歷經1700多年時光,有著深厚的歷史文化積淀,歷代文人墨客曾在此留下諸多詩文,歷代才藝出眾的老百姓在此留下了豐富的民俗文化遺產。

            宋元鼎革,神州板蕩。在這樣的大變局下,溫州詩人林景熙來此避寇,寫下《避寇海濱》《神山寺訪僧》《過風門嶺》《歸自越,避寇海濱,寒食不得祭掃》等詩,及《蜃說》一文。《避寇海濱》詩道:“偶動乘桴興,孤筇立海頭。兵塵何處避?春色使人愁。腥浪翻蛟室,癡云結蜃樓。神山空縹緲,水弱不勝舟。”元人章祖程為該詩題作注:“庚寅歲(1290)山寇為妖,先生避地仙口作也。”證明了海濱即仙口。而《蜃說》便是一篇描寫海市蜃樓的散文,全文266字,寓意深刻,讀來令人警醒。后人評說:“宜為后世讀者所賞愛,選家所青睞。”

            關于仙口的詩,還有蔡崇章的《至仙口》:“芳春引游興,率彼西溪潯。流水飄飛絮,暖風啼好禽。煙起樹逾翠,云動山浮陰。迢遞出陘峴,東眺南麂岑。”黃云岫的《題仙口跳頭巖神宮》:“突兀神宮踞海天,竟將脂粉薦芳筵。盤塘江上應相似,曾說蛾眉作水仙。”張綦毋的《船屯漁唱》(選二):“橫陽兩嶼夾晴川,故老相傳泊萬船。不信蓬萊有清淺,眼觀滄海變桑田。”“赤米嘗新六月中,登場最怕雨兼風。縱無百畝礁頭閃,仙口須防掛破篷。”……

            仙口有著名歷史人物裴庾、余奎等。裴庾,字季昌,號蕓山,宋元之交仙口(嘉峰)人,詩人、文學家,著有《井西秋嘯集》,民國《平陽縣志》有傳。裴庾為格律詩大家,其《増注唐賢三體詩》影響深遠,林正有詩《寄裴蕓山》:“手注《三體詩》,名滿四海耳。”今此書原本已從日本購回,更名《東嘉裴庾増注唐賢三體詩》,由平陽縣地方志學會編輯出版。余奎(1320-1380?),仙口人,原名堯臣,號菜薖,儒士出身,元末先任溫州路學錄,后去會稽入吳,與高啟等稱“十才子”,曾入張士誠幕。明初謫徙濠州,洪武二年(1369)放還,授新鄭縣丞(改名余奎),因有政績,提拔為吏部員外郎,參修《元史》。洪武四年任揚州府高郵州同知,七年擢升山東按察副使,九年擢升浙江按察使。《明史·文苑·列傳》載:“(余)堯臣,字唐卿,永嘉人。入吳,為士誠客。城破,例徙濠梁。洪武二年放還,授新鄭丞。”著有《菜薖集》,佚。

            仙口百姓有絢麗的才藝,如溫州鼓詞、唱蓮花、打長筒、打花鼓、唱龍船、送元寶、賣技(傳承人:陳宗學、陳春花兄妹)等。賣技,也叫“唱排街”,流傳于飛云江以南的平陽地區,以口頭演唱為表演形式,傳承人有陳宗學、陳春花兄妹。民間盛傳,漢光武帝劉秀遭王莽篡國流亡民間,某年正月初一逃到平陽,由錢倉往北途經萬全時,饑餓難忍,遂編賀詞賣唱求乞,百姓以年糕贈之,并稱之為“賣技”。唱到飛云江南岸時,天近亮,考慮安全而停唱,留下“賣技不過飛云江”之說。仙口還有不少獨具地方特色的歇后語,如破布鞋戳穿(仙口)(扇口)、大旱天灌水(麻車)(忙車)等。

            走近仙口,就是走近厚重的歷史。在仙口,看得見山,望得見水。我還希望,能留得住鄉愁!

          網絡編輯:周昌均

          孫吳勝跡千秋在 晉代遺蹤萬古傳——記千年古村橫陽仙口
          在线播放h色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