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stwbv"><thead id="stwbv"></thead></i>
        1. <source id="stwbv"><menu id="stwbv"></menu></source>

          您當前的位置 : 平陽網  ->  頻道中心  ->  歷史 -> 列表

          二進新疆兵團

          2022年05月27日 13:40:04 來源:平陽縣融媒體中心

            本網訊(通訊員 吳繼興 編輯 王秀華)1966年5月,新疆建設兵團工作組進駐平陽,招收新疆兵團戰士。時間大概是六七月份,在縣大會堂開動員大會,記得當時縣、鎮領導參加。兵團劉悅義指導員,還有兵團農三師的上海女支邊青年作報告,當時聽說是去南疆巴楚的農三師。那時我還是平陽一中初三(2)班即將畢業的學生。文化大革命開始,大部分學生成為紅衛兵,不再上課,走出校園鬧革命。我的父親吳光岱是平陽名中醫師,為人耿直,當年被錯劃為右派,所以我沒有資格當紅衛兵,而是報名去新疆。當時,平陽城關80人、鰲江62人、水頭9人、金鄉49人,共200名青年赴疆。7月底接到批準通知書后,城關支邊青年集體在人民大會堂前合影紀念。

            10月23日,鰲江、金鄉、水頭的支邊青年到達平陽城關,24日午飯后全體支邊青年匯聚體育場,有關領導講話,支邊青年親屬相送。青年們到平陽城關解放門附近老車站乘坐汽車去溫州,25日上午乘坐民主18號客輪從溫州出發,26日上午到達上海十六鋪碼頭。當天晚上,青年們去上海火車站乘坐滬烏兵團專列,10月31日到達烏魯木齊市。到了烏魯木齊,才知道我們不是去農三師,全部留在烏魯木齊,分別被分配到新疆兵團工交部通用機械廠、新疆兵團工交部汽車大修廠、新疆兵團化肥廠。

            我們城關青年大部分被分配在通用機械廠,位于烏魯木齊市東郊。我被安排在煉鋼車間矽鐵工段,工種為爐前工,來平陽作動員報告的劉悅義同志就是煉鋼車間的指導員。因為我年齡不夠十八歲,所以是童工待遇,實際上工作量和普通工人一樣。廠區面積很大,矽鐵工段廠房和宿舍很近,在廠區東部,孤零零地坐落在原戈壁墓地上。墓地遷移到東面的東山公墓,去食堂吃飯比較遠,中間還有一段泥巴路。雨天,春天化雪時,泥濘不堪。宿舍是土坯房,冬天燒煤用火墻取暖。為了保溫,用磚把窗戶堵得很小,采光差。室內地面當時還是泥土地,后來才鋪上磚頭。工作環境和工作條件都很差,廠房按照設備和生產工藝要求分三層,內安裝一臺冶煉三相電極爐。廠房破舊,玻璃窗基本都碎了,大部分用鐵皮釘上,廠房透風。冶煉電爐通電開爐必須連續工作不能停爐,否則爐子會報廢,所以工作三班倒,逢年過節也加班,周日輪休。工作實際上是半室外環境,粉塵大,高溫高冷,還有電離輻射問題。因為冶煉爐加料、出矽鐵水、故障搶修等工作,粉塵大,高溫,還有鐵水濺射可能,所以上下班內外衣全部要更換。工作時穿帆布工作衣,戴帽子,圍圍巾,戴防護鏡,穿靴子,戴帆布手套。冶煉矽鐵主要是石英石、鐵屑和焦炭三種原料,冬天夜班,天寒地凍,室外料場配料,最冷時零下30多攝氏度,還要穿上皮大衣,推著獨輪車。我初次推車,力氣小又沒經驗,一推就倒。上班工作異常辛苦,重體力活,每月55斤糧食。干了幾年,我都挺下來了。后來中蘇關系緊張,準備打仗,建設防空洞需要石頭,車間派我去三道彎監獄附近打石頭。原來指導員說一個月一換人,結果因為太艱苦,又有一定危險性,沒人愿意替換我,我一干就是一年半。因為表現突出,我被評為五好軍墾戰士,回到車間后,換了工種,干鉗工,當文化教員。

            1973年7月,陜西機械學院(現西安理工大學)來新疆招生,兵團有一個名額。雖然我父親曾經被錯劃右派,但由于我表現好,還是被車間和廠里推薦,參加大學考試。因為此前我已經自學了高中的數理化課本,所以沒有資格當紅衛兵的我反而以兵團駐烏魯木齊所有單位考生最好的成績被錄取。9月1日開學,我所學專業為工業自動化,1976年12月畢業,又回原單位工作。從1966年進入新疆,整整十年,我努力工作,從童工到工程師,行政上當過車間主任、動力分廠廠長,198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1975年3月新疆兵團建制撤銷時,我原工作單位被劃歸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機械電子工業廳。后來,我被調往新疆機械電子工業設計院工作。我在設計院工作了8年,職稱高級工程師、自治區工程師協會會員,職務副院長,還兼任原新疆自治區軟件學會、自動化學會副理事長、自治區電子信息化專家顧問組成員,主要負責以原自治區機械電子工業廳所屬企業技術改造、大小三線企業搬遷改造、承擔可行性研究報告編制、項目技術論證、工廠設計等工作。

            1981年12月,兵團建制恢復。1995年,我從自治區機電設計院調到新疆兵團科技局工作,負責組建科技局高新技術與產業化處并任處長,再次回到兵團。根據中央對兵團賦予的職能和兵團是穩疆固疆的中流砥柱的要求,兵團科技局組建了高新技術與產業化處,主要承擔兵團全社會的高新技術、機械電子工業、信息化技術等工作的研究和創新項目計劃的審定和安排實施。萬事開頭難,首先要爭取國家科技部的指導,項目計劃和經費支持。同年9月,我帶一位副處長一同前往北京國家科技部,拜訪相關司局辦。在國家科技部走訪匯報期間,了解到新疆兵團科技計劃還沒有在國家科技部單列,他們也不了解兵團的特殊情況。我們只好毛遂自薦,推門進部機關大樓各司局處室,遞名片,自我介紹,說明來意,如同推銷員。我們一個辦公室接一個辦公室推門,重復著自我介紹,一個樓層又一個樓層地跑,上午跑了跑下午,一天下來精疲力盡。通過匯報交流,國家科技部有關司局處室領導建議我們先解決兵團科技計劃項目在國家科技部單列問題。沒有計劃單列,國家科技部是無法給予項目計劃和經費支持的。于是我們打道回府,回到兵團科技局后,才了解到中央當時對兵團的屬性還不明確,說是兵團計劃單列,實際上國家對兵團社會、經濟、科技等職能部門還沒有真正單列,又一時想不出如何解決計劃單列問題,只好擱下。

            1996年4月份,從新疆自治區剛調任兵團副政委不久的領導當時在中央黨校學習,帶著同在中央黨校學習的國家科技部辦公廳段主任,來新疆考察亞歐大陸橋經濟。當時,隨著亞歐鐵路的貫通和霍爾口斯口岸的設立,有關亞歐大陸橋經濟的研究是很多專家和地方官員關注的熱點課題。陪同的還有國家科技部政策法規司的一位副處長、新疆科技廳的同志,兵團派我陪同。主要考察地是隸屬兵團第八師的石河子市、新疆克拉瑪依市、霍爾果斯口岸,進行實地考察。在陪同考察期間,我向段主任匯報了兵團科技計劃單列問題,他表示支持并給我提出了建議,計劃單列有了頭緒。

            考察結束,回到局里,我向領導作了匯報,由我執筆起草關于新疆兵團科技計劃在國家科技部單列的請示,幾易其稿,通過兵團辦公廳審定。緊接著我和科技局辦公室主任陪同局領導帶著請示報告飛往北京,并通過科技部徐部長秘書安排,徐部長在其辦公室接見了我們。徐部長說:根據國內外形勢,反對分裂,鞏固邊疆,著力科技促進社會經濟發展,新疆兵團很重要,同意兵團科技計劃單列,并指示秘書通知辦公廳,批復發文兵團并國家科技部各司局辦。

            兵團科技計劃單列工作得到了當時兵團司令員的肯定,批示科技計劃單列工作值得肯定,對兵團今后科技發展很重要,要繼續抓緊落實,為兵團各有關部門計劃單列先走了一步,希望繼續落實對接。之后,科級部常務副部長主持召集各司局領導,協調和理順了兵團和科技部的工作關系,兵團科技工作開始進入快速發展階段。

            為了對接好國家科技部的科技計劃,我所負責的高新技術處又兼掛了兵團火炬中心、兵團星火中心牌子。工作越來越繁重,在后來的工作中,我還參與編寫了《精準農業》一書,介紹了兵團遙感與信息技術在農業生產方面的應用,精準播種、測土施肥、精準灌溉、苗情分析、測產、收獲、田間衛星導航駕駛作業等。參與組織編制了國家重大科技計劃項目——兵團遙感信息技術研究開發與應用可行性研究報告。參與北大遙感所編寫了《遙感與農業信息化》,還負責承擔了國家863計劃項目——農業信息化新疆兵團開發推廣應用工作,并獲得科技部表彰。獲得科技部火炬計劃優秀工作者榮譽。2002年,我被新疆農業大學資源環境學院聘為教授,碩士生導師。

            2006年,我被任命為兵團科技局副巡視員(副廳),分管知識產權工作,通過努力,兵團編委正式批復同意,在科技局增掛了兵團知識產權局牌子,一套班子兩塊牌子。2010年3月,我在兵團科技局退休。從1966年進疆,我在新疆整整工作了44年,其中在兵團24年,自治區機關20年。

          網絡編輯:謝天涯

          二進新疆兵團
          在线播放h色视频网站